当前位置:主页 > 旧版数据 > 军事天地 > 战争谜题 > > 正文

孙立人为什么和巴顿齐名?他的军队为什么被称天下第一军?

2015-09-02 10:33  来源:十万个为什么  查看:
 孙立人,1900年出生于安徽庐江县一书香世家。从小受到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和近代教育,1914年以安徽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潘光旦、吴国桢、梁实秋等人是孙立人的同窗。在清华求学期间,孙立人十分热爱体育运动,他曾以清华大学篮球队队员身份代表中国参加第三届远东运动会,他在赛场上动作迅捷,被队友和观众称为“飞将军”。孙立人在球队中发挥出色,带领中国队一路过关斩将,在决赛中击败日本队荣获冠军。1923年,孙立人从清华大学毕业,获得公费留学机会,得以进入美国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土木工程系学习。8月17日,孙立人与同窗吴文藻、冰心、梁实秋等同乘美国游船“杰克逊号”赴美。
 
 在普渡大学获理学学士学位后,孙立人本可以像他的清华同窗一样,学成回国任大学教授、专家学者……可是,他选择了投笔从戎,随后考入弗吉尼亚军校。教育可救国,军事亦可救国。1927年,孙立人在军校完成学业后,踏上了游历英、德、法、日等国的征程,这对他完善军事理论和增强军事技能起到了重要作用。至今在弗吉尼亚军校史馆里,陈列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杰出的两位校友的业绩:一位是美国的巴顿,另一位就是中国的孙立人。
 1941年底,蒋介石将税警总团改编为新38师,孙立人为首任师长。新38师在贵州经短期训练,即派往缅甸与同盟军并肩作战。临危授命的孙立人,率部欣然前往。
孙立人为什么和巴顿齐名?他的军队为什么被称天下第一军?
 
 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后,蒋介石飞赴曼德勒城东40公里处的眉苗,召集入缅将领军事会议,决定派孙立人担负守卫曼德勒的重任。
 1942年春,中国远征军在距仰光不到50公里的同古歼灭日军5000余人,同古之役是日军在东南亚战争遭遇到的第一次大失败。为了反击,日军在仁安羌向盟军发动大规模进攻。4月19日,当孙立人率领的新38师以强行军的方式赶抵战斗前线时,正遇上戍守阵地的英军被日军重重包围,多次组织突围都未成功。孙立人立即调派新38师唯一的装甲兵团——第13团,抢占高地,火速投入战斗。从侧后方趁敌不备进行猛攻,经两天苦战,一举歼灭日军第33师团主力1200多人,残敌狼狈溃逃。孙立人指挥的新38师解除了包括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在内的7000多名英军的危机,解救出被日军俘虏的英国军人、美国传教士及新闻记者500多人,夺回被日军缴获的英军辎重汽车100多辆、战马1000多匹,全部交还英军。被解救的英军官兵,对孙立人及全师官兵感念不已,拥抱着中国军人泪流满面,纷纷竖起大拇指。史迪威获悉仁安羌大捷,不禁击掌称快,对参谋长多恩说:“这家伙太有种了,是个货真价实的军人,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孙立人!”
 
 仁安羌大捷是中国远征军出征后扬威国际的大胜仗,孙立人因此获得英皇授予的“帝国英雄”勋章和美国总统罗斯福授予的“丰功”勋章。
 仁安羌战役后,由于英军放弃缅甸撤出印度,再加上中美英盟军配合失误,处于被动局面的盟军遭到日军内外夹击。受到日军团团围困的盟军只得分路突围:向东北强行军通过日本军占领区,伤亡惨重;向北高黎贡山原始林区撤退,途中饿死,病死者4万之众。在此恶劣情境下,孙立人没有执行远征军副司令长官杜聿明的命令,而是按照中国战区参谋长、美国将军史迪威和司令长官罗卓英指定的路线,掩护英军向印度方向撤退。在孙立人的指挥下,新38师历经几十次浴血奋战,杀出一条生路。在孤军落后,弹尽粮绝的境况中不仅成功掩护了英军向印度撤退,而且他统领的5000人与装备没有失散和损失,途中还收容了一些散兵和难民,一同退入印度境内。史迪威对孙立人的作为大加赞赏,而杜聿明则大为恼火,孙立人的这次行动为后来的仕途升迁埋下祸根。
 
 1943年春,孙立人的新38师和原属杜聿明第5军的廖耀湘的新22师,在印度组成新编第1军,郑洞国任军长。新1军成立后赴印度加尔各答接受美式训练,准备反攻缅甸。
 孙立人率领新38师随新1军接受训练之时,史迪威的“人猿泰山”计划开始实施。
 10月,按史迪威的“人猿泰山”计划,中国驻印度向缅北大举进攻。20日,第二次缅甸战役,在新平洋以西无名高地打响。前哨战初战告捷,中国驻印军取得胜利。24日,新3师112团开始攻击前进。29日,新38师以凌厉的攻势夺取了日军在胡康河谷之心脏重地,击溃敌18师团主力,毙敌1400余人,占领了新平洋。
 攻占新平洋后,孙立人率新38师如下山猛虎般扑向于邦。亲临前线督战的史迪威在日记中写下自己的感受:“中国人打得很好,这些人勇猛无畏,下级军官是好样的。”新38师全部夺占了于邦的日军阵地,日本战史这样记载:“此番中国军队无论是编制、装备,还是战术、技术、都完全改变了面貌。尽管我军第56联队奋勇作战,但损失惨重……使全军不禁为之愕然。”
 
 
 孙立人的新38师和驻印度的全体军人,在密支那的攻坚最艰苦、战役历时最长。缅语为“魔鬼居住的地方”——胡康河谷,位于缅甸最北方,由达罗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组成。河谷山高林密,河流纵横,雨水泛滥,道路难行。在攻占新平洋的战斗中,新38师官兵在过膝的泥水中奋战,拼死抵抗日军。整个战局僵持不下,史迪威派美国空军飞机,从1944年5月18日开始,大规模偷袭密支那。由中国人组成的“敢死队”与正面部队同时发动进攻,连续激战81天,日军终于全线崩溃。
 密支那战役后,孙立人威名更盛了。1944年8月,中国驻印军队攻占了密支那城。由于缅甸的雨季到来,奉命就地休整。此间,中国驻印度军队扩编为两个军,孙立人任由新38师为基础扩编成的辖新38师、新30师的新1军军长。廖耀湘任新2军军长,原新1军军长郑洞国升任中国驻印军副总指挥。
 抗战胜利后,赴欧考察回国的孙立人奉命率新1军进驻广州接受日军投降。孙立人借此机会对新1军进行了整训和扩充,装备美国、日本的武器,收纳了大量的军用物资。此时,战斗力顽强的新1军与新6军、第5军、第18军、第74军并称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新1军被称为“天下第一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