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恐怖分子袭击目标原本是比利时核电站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20-03-31 07:48:36
    【字体:

    代做真实银行流水【电/V信:186.7318.1662】【无须打开】个人工资流水,银行流水帐单等,工作经验丰富,真实可靠,满意付款!欢迎新老客户来电咨询洽谈。


      

      

      

    原标题:“9·3”阅兵中的领队将军有几人晋升?

    近日,2016年黄河流域防汛抗旱工作会议在郑州召开。黄河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总指挥、河南省省长陈润儿主持会议并讲话,西部战区副参谋长邓志平、北部战区副参谋长刘庚群、中部战区副参谋长王舜,以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负责同志先后发言。

    上述报道显示,北海舰队原副司令员刘庚群少将,现已出任北部战区副参谋长一职。

    刘庚群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3日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期间,刘庚群以海军北海舰队副司令员的身份担任海军反舰导弹方队领队。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发现,“9·3”阅兵中担任方队领队的56位将军中,已有至少13人职务调整,走上新岗位。

    最年轻领队常丁求

    已成最年轻大军区级将领

    今年2月,广东省军政迎春茶话会的新闻报道显示,原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常丁求佩戴副大军区职级别资历章。后经媒体披露,常丁求已升任新组建的南部战区副司令员,成为全军现役最年轻的大军区职军官。在“9·3”阅兵时,常丁求担任歼-10战机方队领队,也是最年轻的将军领队。

    常丁求

    现年49岁的常丁求是湖南衡阳人,他于1967年出生在衡阳县金兰镇一个偏远的村庄——泉溪村。1984年,常丁求通过招飞入伍,进入飞行基础学校学习。“当时空军招飞组来到他就读的高中招飞行员,整个邵阳地区一共只有8个人入选。”常丁求的父亲常泰荣曾介绍。

    其后,在空军部队中,常丁求从一个普通的兵逐步成长为高级指挥官:从飞行员到战斗机飞行员、飞行大队长、航空兵某团团长,再到空军“王牌师”歼击航空兵第三师的副师长和师长。

    据《解放军报》报道,走上南空某“王牌师”师长岗位的常丁求,曾率先实施新型飞行训练指挥模式、率先开展“自由空战”对抗、率先打造多要素集成训练协作区、率先组织异型机对抗,部属说他是“把乌纱帽放在一旁谋打赢”。

    随后,常丁求在2011年升任空军参谋长助理,2012年晋升少将军衔,并于2014年6月12日之前升任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

    在“9·3”阅兵式上,“即将达到空军歼击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的常丁求驾驶“歼-10”战机,带领空中梯队飞越天安门接受检阅。“我们崇尚一句话,在战斗中飞行,在飞行中战斗。”在接受采访时常丁求介绍,“平时的训练对抗性更强,看谁的武器发射快,谁能最早把对方击落。这次阅兵的性质不一样,要求更加精准,相互之间的协同配合要更好。”

    “政事儿”注意到,包括常丁求在内,至少4名“将军领队”赴各战区司令部任职:上述“海军反舰导弹”方队领队、海军北海舰队原副司令员刘庚群少将调任北部战区副参谋长;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方队领队、原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副军长邓志平少将调任西部战区副参谋长;“空军预警雷达”方队领队、原北京军区空军防空某师师长、空军某部副司令员侯海涛,已任中部战区参谋长助理。

    至少4名将军领队

    到各战区陆军任职

    在“9·3”阅兵的56位将军领队中,已有至少4名少将在军改后的各战区陆军中任职。

    有新闻报道显示,“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英模方队领队、原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副军长王秀斌少将,已北上升任中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

    王秀斌

    王秀斌1964年出生,是南通如东人,参军已30多年,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将军,曾经担任“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某机械化师“尖刀七连”的团参谋长和师长,见证了连队的成长、转型。值得一提的是,“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前身是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同志亲手缔造的陕北红军连队。抗战时期,参加的战役1万1千多次,雁门关伏击战中,这个师第716团一举歼灭日军500余人,击毁日军汽车30余辆。

    公开信息显示,王秀斌此前曾多次指挥两栖机械化部队参加演习训练。

    《解放军报》2012年8月报道,时任南京军区某两栖机械化师师长王秀斌所部数百辆战车长途机动,抵达某海滩,劈波斩浪驶向大海。时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上将观摩演习后,对师长王秀斌说:“我从你的眼神可以看出,你对这支部队充满自豪,这支部队很优秀。”

    2013年,王秀斌升任驻防福建厦门的南京军区第31集团军副军长。

    另外,今年3月消息显示,第65集团军原副军长赵冀鲁少将已出任南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一职。在“9·3”阅兵时,赵冀鲁为“狼牙山五壮士”方队领队。

    公开简历显示,现年54岁的赵冀鲁是河北黄骅市人。赵冀鲁1977年1月入伍,国防大学联合战役学研究生学历,历任排长、连长、团作训股长、营长、团参谋长、副团长、团长,第27集团军炮兵旅旅长,河北省邯郸某预备役炮兵旅旅长,河北省陆军预备役炮兵第72师师长,2011年任山西省军区参谋长,2012年3月任第65集团军参谋长,后转任副军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外,“刘老庄连”方队领队、济南军区装备部副部长刘卫星少将,出任北部战区陆军装备部部长;反坦克导弹方队领队、时任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李明少将,军改后调任中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

    “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

    两名领队双双升任集团军主官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关注到,军改之后,“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的两名将军领队,双双升任集团军正职主官。

    王印芳下达命令

    目前,第38集团军原参谋王印芳少将已出任该军军长,原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王成蔚少将调任第65集团军政委。这两大集团军在军改后,都转隶中部战区陆军。

    “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恰好是第38集团军某机步师的前身。抗战时期,东北抗日联军是东北抗日义勇军、东北抗日游击队和东北人民革命军。1946年11月,“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改称第38军。第38军被称为“王牌中的王牌军”,曾因朝鲜战争中的出色表现而拥有“万岁军”的美誉。

    公开资料显示,王印芳长期在北京军区服役,历任河北省秦皇岛军分区参谋长、北京卫戍区警卫1师师长,参与过北京奥运安保等重大任务。2014年升任第38集团军参谋长,并于同年底晋升少将军衔。

    王印芳具有丰富的带兵统兵经验。他是解放军四总部表彰的2011年度全军优秀指挥军官之一。在“和平使命-2014”上合组织联合军演中,王印芳曾担任五方联合实兵指挥所副指挥兼参谋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调任65集团军政委的王成蔚少将,此前也曾担任过38集团军副政委。

    公开资料显示,王成蔚少将曾担任北京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部长、陆军第38集团军副政委等职,2014年12月晋升为少将,2015年8月前,已任原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官方资料显示,第65集团军军部驻地是河北张家口,目前担任第65集团军军长的是张海青。

    两名海军领队

    已调任新职务

    5月4日有消息显示,周煦明少将已经从北海舰队换防至南海舰队服役,担任编队指挥员、南海舰队副司令员。“9·3”阅兵时,周煦明以海军岸舰导弹方队领队的身份率部受阅。

    周煦明是浙江诸暨人,1962年1月出生,30多年军旅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潜艇里度过,此前先后担任海军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支队长、海军东海舰队副参谋长,率部曾创造某型潜艇航程最远、时间最长、极限深潜等数十项纪录。

    另外,今年2月有消息显示,东海舰队原副参谋长黄新建已获任东部战区海军领导职务,在阅兵中,他担任舰空导弹方队将军领队。

    黄新建

    2014年,黄新建曾率队连续出海213天,出色完成了马航失事客机海上搜寻和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第17批护航的任务。在搜救马航MH370航班失联救援行动中,编队临时受命,紧急启航,远程奔袭3500余海里,出色完成了印度洋海域搜寻任务。期间,第十七批护航编队与欧盟海军465编队在亚丁湾海域举行了联合反海盗演练,并同美国151编队指挥官进行了交流会晤。

    同时,他还是我国培养的新一代导弹驱逐舰首任舰长,担任过两个支队的支队长,曾带队多次出访,并与外国海军多次进行联合训练、演习和护航行动。

    此外,“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地空导弹第一方队领队、前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刘明豹少将已经出任中部战区空军副参谋长。

    刘明豹曾任地对空导弹部队某师师长,2014年7月晋升为空军少将军衔。2009年接受采访时,刘明豹曾向记者介绍,“中国地空导弹部队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五六十年代的初创阶段、七八十年代的发展壮大阶段和如今的快速发展阶段。”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ID: ifeng-news),请扫描二维码关注。

    何江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演讲。

    原标题:首位哈佛毕业典礼演讲华人何江:看到人们不再笃信“学习改变命运”,很难过

    4月27日,哈佛大学生物系博士毕业生何江在Facebook上写道:“这是一次耗时很长的竞争,但很高兴我撑到了最后。”

    为了从2000多名毕业生中脱颖而出,何江找到肯尼迪学院专门负责publicspeaking训练的教授来帮他改稿子做训练。

    终于,一个月后,美国时间5月26日上午,何江以及另外两名毕业生站上了哈佛毕业典礼的演讲台。这代表着哈佛毕业生的最高荣誉。

    除此之外,这次登台对于何江有更为特殊的意义——他成为首位在哈佛毕业典礼上演讲的华人学子。

    何江来自湖南省的一偏远农村,可以说在这位28岁的青年成长史中始终伴随着竞争。他从教育资源贫瘠的中国乡村到走出了8位美国总统、上百位诺贝尔获得者的世界名校,何江一次次在激烈而又残酷的竞争中胜出。

    何江说,高考抑制了创造性,但对于他一个偏远农村的孩子,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高考,他怎样才能胜出。

    不过,这些年他感受到很多农村家庭不再笃信“学习改变命运”。他很难过。

    哈佛毕业典礼,何江在演讲。

    “为什么哈佛会一开始录取了我?”

    何江的父母没能像其他家长一样,去大洋彼岸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在中国湖南宁乡县的一个山村,妈妈曾献华打开微信,开始跟何江视频聊天。此时的波士顿已是深夜,何江在做最后的演讲练习。

    第二天上午,何江和另外两位哈佛毕业生站上了毕业典礼的领奖台。他们要向超过三万人分享他们的故事。

    这是哈佛学生的最高荣誉,也是何江从未想过的事。

    7年前,何江申请到了哈佛生物系的博士项目,并获得了全额奖学金,那时,他即将从中国科技大学本科毕业。

    一进哈佛校园,见到那么多优秀的学生,何江感觉没有信心:“我甚至怀疑为什么哈佛会一开始录取我?”

    何江强迫自己参与美国人举办的活动和讨论,为了更好地了解哈佛文化,他在第二年申请成为辅导员。

    临近毕业季,一位教授建议他去申请做毕业典礼的研究生发言代表。何江觉得自己不善演讲,英语又不是母语,没信心,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接受了教授的建议。

    竞争十分激烈,有几百人的参选,在10几位教授的筛选后,何江成功的入围复赛。进入了复赛,演讲需要完全脱稿。

    何江紧张极了,下台后连自己说过什么都忘了。

    为了这次选拔,3月初,何江参加了学校的演讲工作坊,从学写讲稿起步,每改完一稿,他都发给朋友阅读。他还找了肯尼迪学院的教授和许多之前认识的教授来帮他改稿子做训练。

    复赛两个小时后,何江收到评委的邮件,过关了。

    黎明是何江的高中同学,毕业后一直从事留学教育工作。何江内部选拔时,他正在哈佛参加一个教育论坛,选拔在晚上进行,当天黎明和何江见了面。他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回忆,“何江很有信心,他一直心态比较平和。”

    何江与哈佛华裔生物物理学家庄小威。

    “爸妈没有那个能力,你放弃吧”

    1988年正月初一,何江出生于宁乡县停钟新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两年以后,弟弟出生。一家四口住在没有自来水的土坯房里,下雨天,房顶漏雨,要用盆子去接。

    父亲何毕成高中毕业,算是村里的“知识分子”,母亲曾献华不识字。他们养猪、种水稻,维持家里的生计。

    不过,何江的父母打定主意要供儿子读书,“能读到哪就供到哪”,何毕成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我们家没有背景,做生意也没有资源,唯一的出路只有读书,读书可以改变命运。”

    何毕成介绍,90年代初,村子里的很多年轻人外出打工,把孩子留给家里的老人看管。何江的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他们不放心把孩子留在家里,放弃外出打工的念头,一直留在村子里陪孩子长大。

    何江四岁就读小学了。每天放学,村子里的孩子都在外面跑着玩,何江被关在家里写作业。

    何毕成变得很严厉,有一次,何江有一道题不会做去问爸爸,何毕成生气地说,“我让你去学校读书,你不好好学还要回来问我?”

    何江小学毕业以后,他想到乡上的私立学校读初中,学费一年一万。

    曾献华回忆,当时她为难地讲:“爸妈没有那个能力,你放弃吧,只要会读书,自己努力,在乡里也是一样的。”

    何江有些不甘心的进入乡里中学。中学一共四个班,2002年,最终顺利考进了宁乡一中,宁乡县最好的高中。

    黎明回忆,他们一届共20个班,其中1个重点班,1个艺术班,18个普通班。重点班是按照入学考试成绩分的,取前50名。何江和他都没能进入重点班。他和何江是当时的“饭友”,在寄宿高中里,每天同吃同学。

    何江的另一位高中同学谈俊新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何江那时候经常穿一件浅蓝色的衬衫,用缝纫机缝制的那种,何江属于同学中贫困的那一部分。

    那时,何江他们经常站在教室门口等待下课铃响,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食堂。昨天在何江登台演讲之前,黎明在朋友圈感慨那段时光:“因为不想排队浪费时间,要么最快跑步到食堂,要么等到最后”,省下来的时间就用来在教室里学习。

    在黎明眼里,何江是个“心很大、人很近”的人,“胸襟、视野、格局很大,但人很亲近、很热心”。

    何江的一位高中老师说,何江本来的目标是北大,高考前见了北大招生的老师,满怀期待走进考场。但高考成绩出来以后,没有达到想像的分数,何江最终选择了中国科技大学。黎明考入中国人民大学。

    “毒蜘蛛轶事”

    何江演讲的题目是《蜘蛛咬伤轶事》,在他小时候,有次被一只有毒的蜘蛛咬伤,母亲让他咬上一支筷子,并用被白酒浸泡过的棉布缠在伤口上,然后点着了棉布来帮他治病。

    在被毒蜘蛛咬伤的年代,已经有现代医疗技术,何江问自己,为什么他当时没有接受正规的治疗?

    他通过这个故事阐释了自己的科研意义:找出更多创造性的方法,将知识传递给像他母亲一样的农民群体。

    世界著名经济史学家尼尔弗格森曾到哈佛做“经济全球化”的演讲。结束后,何江找到尼尔弗格森并分享了自己对于全球化及中国农村发展的看法。尼尔弗格森当场问他:“你这周三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出来喝杯咖啡,我们好好聊聊这个话题。”

    让何江没想到的是,当天弗格森还带来了好几位重量级教授,结果他们畅聊了半日,最后弗格森建议何江把他自己的故事写成一本书:从中国农村的变化来反应中国近30年的发展变化,因为你自己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何江很喜欢《江城》这本书,从一个外国人角度写中国普通人的生活;他希望自己的书能够从中国人的角度写一个乡村的故事。

    “我经历过巨大的城乡差距,也见到了知识和技术如此分配不均。其实,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帮助那些落后地区的人们,只要把现代社会里的知识分享传递给他们”,何江说,“我希望能够让哈佛的毕业生们在新的旅程开启前,重新思考一下我们的使命。”

    黎明说他对何江的演讲感触特别深,他们两家住得很近,黎明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他们深刻体会到他们家乡知识和教育资源的匮乏。

    当时村里“知识改变命运”、读书重要的思想盛行。黎明的爸爸也是这样,很重视对他的教育,村子里有打牌的摊子,黎明小时候爱去看热闹,一旦被发现就会被爸爸用树枝打。

    “养儿不读书,不如养头猪。”是他们那里流行的一句谚语。

    不过,这几年何江的妈妈偶尔听到亲戚朋友议论,读那么多书也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大学毕业生挣得没有农民工多。他们那里对“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心开始动摇。

    何江听到这些,很难过。不过他还是坚信教育对人的影响是钱和物质不能衡量的,“因为他会影响你的人生态度和视野。”何江说。

    因为哈佛的毕业演讲,何江成为热点人物。好友黎明在朋友圈发了一组和何江的照片,并配上文字:“待殊途同归—学习改变世界!”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