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 正文

安徽高分學霸“成功學”:“榨”幹每道題,學科競賽打開視野

上传时间:2018-08-03 17:47  来源:www.wsm.cn  手机版

安徽高分學霸“成功學”:“榨”幹每道題,學科競賽打開視野

方清源個頭很高,身高接近一米九,喜歡打羽毛球,也會在家騎動感單車。 本文圖片 受訪者提供
 
語文123分,數學150分,英語146分,理綜294分,總分713分——這是安徽銅陵一中方清源同學的2018年高考成績單。拿到成績後,這個剛滿18周歲的“00後”小夥子說自己驚訝了一下,但“過了一分多鐘後就差不多靜下來了”。
 
近日,剛被北京大學工商管理專業錄取的方清源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考出這個高分,是天時地利加上一定的運氣。
 
跨過高考這道高墻,如今,他感到了另一種壓力,也因此更有動力。“之後,別人對我可能在競爭意識上會強一點;而另一面,我也感到家長、老師和同學們也都希望我在大學階段能夠發展得更好,在這點上,我有足夠的把握,把這個成績轉化為進一步前進的動力,不辜負大家的期望。”
 
方清源更願意成為一個多領域互通的交叉型人才。對於未來,他說,“人生的價值,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潛能,最感興趣的部分,並且為之付出努力,把它做到最好,我覺得就夠了。”
 
做題善於思考和總結
 
優秀和穩定,是熟人對方清源的一貫評價。中考成績就十分優異的他,在高中的年級排名中通常不會跌出前兩位。2016年,方清源還被安徽省教育廳授予“安徽省優秀學生”稱號。
 
“我是那種能不做題就不做的"懶"學生。”方清源在學業上有自己獨到的學習“秘籍”,他告訴澎湃新聞,摒棄題海戰術後,最關鍵的就是“榨幹”每一道題目,要善於思考和總結。他說,通過思考才能把知識的共性找出來,並靈活運用,甚至變為自己的思維模式,並且,經常總結提煉能把知識網絡化,幫助自己站在更高的層次上思考問題。
 
此外,方清源對於幹擾學習的因素有一種“天然的抵抗力”。他說,高中階段,他的手機只用來聯系父母和練習英語聽力,對網絡遊戲、網絡小說等都沒什麽興趣。
 
方清源的另一個特點就是自律,他會根據不同的復習階段制定不同的學習安排,一個月左右就會重新規劃時間安排表。“計劃表由一開始的每半小時,再精確到十分鐘,最後精確到每五分鐘。”
 
盡管從高考成績上看沒有弱項學科,但方清源說,自己遇到的最大困難在理綜上。
 
安徽省高考中,理科綜合總分為300分,答題時間為150分鐘。時間限制對方清源來說是一項挑戰,考驗的是“續航力和爆發力”。他說,“在短時間內保持大腦高速運轉還不能出錯,必須得在速度和質量上做出一種權衡,有時候就會出現思路不清楚,或者考慮得不全面、不嚴謹。”
 
方清源認為物理是理綜三門科目中最重要的一門,因此,在復習安排上,他花在物理上的時間大約是生物和化學的1.5倍。不過,他也承認,對安排好的時間規劃也無法一絲不茍地執行,狀態不佳時效率也會比較低。
 
有時無法靜下心來解題時,看著身邊的同學答題比自己多、進步快,方清源也會有隱隱的焦慮和沮喪。這時,他會有意識地主動休息,下課了走出教室吹吹風,或者找同學、老師、父母聊聊天。
 
此外,運動和音樂也是方清源排解壓力的幫手。方清源身高接近一米九,喜歡打羽毛球,也會在家騎動感單車。高考前一個半月,他每周還會花三四十分鐘彈一段鋼琴練習曲,讓自己放松下來,調整好狀態。
 
愛思考,對哲學感興趣的方清源,平時還喜歡和誌趣相同的同學進行一些思辨性的探討。在他看來,“身邊同學都挺優秀,比我聰明的也很多,有的可能在綜合成績上沒有我好,但某一門學科很有心得;有些同學對待一些事物的看法非常深刻,也值得我借鑒。”在與這些同學的交流中,方清源也學到了很多,對世界、對人生的認識和思維模式也一點點成熟起來。

安徽高分學霸“成功學”:“榨”幹每道題,學科競賽打開視野

平時喜歡看競賽書、文學名著,尤其是思辨類與哲學有關的書籍,或者是和宗教有關的評議性書籍。
 
競賽收獲了比獎牌更重的東西
 
方清源最喜歡的科目是數學,在2018年的高考中,他的數學也得了滿分。回顧高中三年,方清源最難忘的是參加學科競賽的那些經歷。
 
由於成績突出,高中一入校,方清源便接觸了數學和物理競賽,“競賽讓我跳出了高考這個圈子,眼光一下子就打開了,像從一個狹小的盒子裏跳出來接觸到了更新更深世界。”
 
在競賽方面,方清源基本靠自學,付出了很大的精力。2017年9月,他在數學競賽中獲得安徽省一等獎。之後,在物理競賽中,方清源沒有發揮出最佳水平,以幾分之差拿了省二等獎。這對他來說是一次難能可貴的挫折。
 
方清源的班主任王亞偉也是他物理競賽的教練。7月末,王亞偉告訴澎湃新聞,方清源對自己的要求頗高,競賽那段時間比較累,成績不太理想讓方清源情緒低落了一段時間。這低落中也包含了一份對沒有達到老師預期的歉意。
 
好在,他恢復得很快。
 
“從小到大,在應試方面,我的發揮都是比較穩定的。高考的題可以通過一定量的訓練、思考、總結來達到高分,但競賽真的需要天賦和靈感,確實比我聰明的人太多了。”方清源表示,“不過我一直很喜歡競賽,備考過程特別令人懷念,我也收獲了比獎狀或獎牌更重要的東西。這件事告訴我,有那個水平的時候,擺平心態才是最重要的。”
 
王亞偉也認為,競賽有其偶然性,一次失利對方清源來說不是壞事,而是一次很好的心理歷煉。“之後他高考前的心態比競賽時期要好多了,比較平穩。”
 
高考沖刺階段,模擬考多了起來,自我要求頗高的方清源對自己的理綜發揮不甚滿意。就在高考前一周,他再次出現了比較大的情緒波動,“臨近考試的時候,我確實比較迷惘。”方清源回憶稱。
 
就在考前,王亞偉特意給方清源發了一條短信,表示看好他在高考中的表現,認為他最後可能是在理綜發揮得最好的學生。這傳遞給了方清源信心和安慰。
 
結果理綜考場上,方清源心如止水,整張試卷基本一氣呵成,“應該是沒有任何塗改,思維也比較順暢,考前5分鐘剛好寫完,沒有出現大的失誤,可以說是比較欣慰的。”
 
家庭教育奉行“胡蘿蔔加大棒”
 
“我們家一直堅持對孩子尊重、鼓勵、多溝通。”方清源的父親對澎湃新聞表示。
 
據方清源介紹,他的父親是當地地稅系統的一名計算機技術人員,母親則是一名護士。父母從小看重自己的學習方法和品性,“主要是胡蘿蔔加大棒的教育方式,有獎有懲,會特別強調嚴謹、細心、專註等品質。”
 
如今,面對大學階段的擇校,父母雖會給出一些建議,但還是表示尊重方清源的興趣和選擇。例如,對於當下大熱的工科專業,父親以自身經歷建議他不要選單純的計算機類的專業。方清源也贊成這一點,他更願意成為一個多領域互通的交叉型人才。
 
近來頗為關註“虛擬貨幣”的方清源表示,他傾向於經濟管理類專業的理論研究方向。對於即將到來的大學階段,他為自己提出了兩點原則:第一,將學術擺在第一位,避免社會活動的過多幹擾。第二,盡可能多地爭取實踐的機會。
 
在高中的畢業典禮上,方清源說,18歲是法定成年的年齡,但是心理年齡要達到成人非常不易,需要能夠獨立地思考,獨立判斷,主動承擔責任作出選擇,才稱得上是做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
 
對於未來之路,他認為,“人生的價值,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潛能,最感興趣的部分,並且為之付出努力,把它做到最好,我覺得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