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 正文

陳丹青:無恥,你們是藝術家嗎?

上传时间:2018-08-03 18:03  来源:www.wsm.cn  手机版

陳丹青:無恥,你們是藝術家嗎?

“意識形態化主流藝術”是指體制內嗎?你能告訴我如今中央電視臺節目或者全國美協的展覽,是什麽意識形態嗎?以我觀察,體制內各種藝術竭盡全力試圖多樣,適應變化的社會,但它的問題正好是缺乏貨真價實的意識形態,缺乏激勵藝術家的完整價值觀。一個真摯而充沛的意識形態是創作動力之一。革命年代的藝術家絕對相信自己的理想激情,宗教時代的藝術之所以偉大,更是如此。
 
至於所謂西方中心主義,是指我們自己認同人家為中心,還是人家仍在做些什麽事情使我們邊緣化?事情正好相反,西方系統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放下身段,競相進入中國,或請我們出去辦活動,國家文化機構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項目與西方合作,例如中法、中德、中意、中荷等等文化年,我不知道歷史上有哪個時期出現這麽多機會。
 
我猜大家需要的真正壓力是,在空前的可能性中,你怎樣拿出像樣的作品。這是藝術家理應背負的壓力。
 
為什麽商人成了“英雄”,藝術家就得自問“存在的意義”?敦煌繪畫的贊助者是供養人,即標準的商賈,文藝復興的真英雄是大富豪。沒有美第奇家族,文藝復興是不可想象的。在良性的時代,穩固富有的階層—帝王、貴族、資本家、贊助商—帶動無數精彩的藝術,創造文化,創造歷史。七世紀的長安,九世紀的洛陽,十世紀的君士坦丁堡,十四世紀的佛洛倫薩,十七世紀的阿姆斯特丹,十八世紀的維也納,十九世紀的巴黎,二十世紀的紐約……這些時代,藝術家根本忙不過來啊。
 
今天的中國英雄真的是商人嗎?您難道不知道,無數總經理同時就是高官,無數高官的權力百分之百決定著商人的投資與發展。別說境內商人的重中之重是擺平各級官員,連西方大公司也早就學會巴結官員,並試圖精通此道。藝術家的存在還有“多大意義”?您沒看見如今太多藝術家的真正身份就是官員,他們對行政級別的了解與關切,遠遠甚於藝術。怎樣升官,同時怎樣賣畫,才是他們每天每夜的雙重壓力啊。
 
我幾乎天天畫畫,但是不發表,不展覽,不出畫冊。我輩出過名了,我還沒學會自作多情,以為別人巴望看見我的畫。平時自己畫著高興就好,偶爾和學生或年輕人參加一兩個小展覽,只是為了幫助未出道的藝術家,使開幕式稍微多幾個人進來站一站,你們媒體勢利,見我的名字,或許就肯寫兩句吧。
 
我又哪裏“窮盡一切可說之說”。近年我已幾乎不在報上發表文章,幾乎不接受視頻采訪,博客早停了三年,你應該知道,哪裏有“一切可說之說”的妙事。當然,在我一面,我從未夢見自己是個“江郎”,您見我在哪篇文章裏說過我是個“文化人”、是“知識分子”、是“藝術家”?
 
有好多人說我負面?說我是憤青。對於這些,我想說,您對中國的大學教育很滿意嗎?您對城市建設中的野蠻拆遷很滿意嗎?您對目前的醫療系統很滿意嗎?假如您誠實地告訴我:是的,很滿意!很開心!我立即向你低頭認罪:我錯了,我改,我腦子進水了,我對不起人民,我要重新做人,封我的嘴,然後向你們好好學習—這樣行嗎?我是一個暫時還沒有學會說假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