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 正文

韩寒: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上传时间:2018-04-12 12:37  来源:未知  手机版
     对于漫天“鸡汤”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炜仅仅三年,她就把企业,做成了当红的创业公司。这次收购,她可能从中套现15亿。现在的80后,多数都在做什么?”    “三年前还是普通记者的胡玮炜,不动声色的走到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然而就是这样,你的同龄人,正在无声无息的抛弃你。”    这些话出自最近刷屏的《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一文。    很多年以后,它的作者应该都会记得韩寒在微博上发大段文字他的那一晚。    毒鸡汤最擅长的,就是煽动攀比,带来焦虑情绪。    在刷屏爆文感人的三观中,仿佛大千世界人生百味都不复存在,只剩下非富即贫的二元对立:不高级就是low,不爱钱就是不努力,想平静过一生就是贪恋安逸。    摆在人面前的也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暴富,要么白活一生。    也难得韩寒有空,把这篇毒鸡汤抨击了一遍。      

      “扪心自问,一个想在三四线城市过平淡日子的上班族,他的人生决定有何不可?一位肚子有赘肉、需要还房贷所以老实上班的总监,他的个人选择有何不妥?”    为了更全面,韩寒在评论区补充说,自己驳斥煽动焦虑的言论,不是支持好吃懒做不思进取的借口。舆论一边倒对韩寒的支持让刷屏文章的作者“心神不宁”,他在“震惊”、“诧异”过后,今天发了文章回怼韩寒:    “优秀的同龄人太多了,我们应该更努力,活得精彩些……    不是我在贩卖焦虑,而是有些焦虑,你无法回避……    作为一个衣食无虞的成功人士,韩寒你当然可以云淡风轻,但你千万别教年轻人不焦虑。”    不管回怼有没有道理,在被大V点名后一定要回应,这就是流量思维。发鸡汤是为了流量,回怼也是流量。    作者回怼韩寒的文章片段    刷屏文章的作者坚持用无法实证的人生赢家标准,来对比每时每刻潜藏在人内心的恐惧,总会一击一个准。    

     击中本身,只能加剧恐慌让人无所适从,何来什么“干掉焦虑”。    讨论鸡汤其实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回怼”这件事,目的意义却有意思得多。    贩卖鸡汤是门生意    为什么要“求着怼”?    在流量至上的年代,把芝麻大的问题放大成西瓜,找到一个争议性强的话题供人抬杠,就能吸引眼球、赚得流量。    鸡汤和反鸡汤,都是流量巨头。    商业社会的隐藏机制,早在近半个世纪以前,法国社会学家鲍德里亚就在其著作《消费社会》中道出真理:    欲望是无止境的,“消费者总是怕’错过’什么,怕‘错过’任何一种享受。”物质的不断丰盛给人带来了财富与需求之间的不平衡感,这便促成了心理的贫困化。    “消费社会的实质就是营造某种氛围。”    制造焦虑与对峙,是营销的终极目的。      贩卖鸡汤的大V们在你焦虑地转发后赚得盆满钵满;而你,失去的是独立思考的能力。    前不久某期《圆桌派》谈到亚洲协会百人团做了一项调查,当问道“你最重要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时,中国的年轻人和美国的年轻人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    在美国,将近50%的人,目标是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其他目标如事业成功、赚大钱之类,均低于20%;而在中国,排名第一的目标虽然也是幸福家庭,但是紧接着第二名的占比也高达40%以上,这个目标就是“rich and famous”(有钱有地位)。      

     假如一个社会之中,年轻人把“年少成名”、“住上豪宅”当作人生目标,那么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些直播平台会有用尽一切手段吸睛的网红出现。    没考上大学的人依靠富有的家庭走上人生巅峰,就开始鼓吹读书无用论;网红打着“穷游”招牌做营销,让千万少女说走就走;天生易胖体质还要受到“身材体现阶层”的侮辱…….    鼓了人家的腰包,空了自己的脑袋。    而喝了温吞的那些鸡汤后,你不会放下手机开始工作,也不会完成健身每日打卡,只会沉浸在焦虑中或是短暂的积极里,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韩寒: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说白了,多少人都是因为“鸡汤”二字,在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中靠情绪的鸡血骗自己,在实际中一无所获。    得到的关注是别人的,最终爽了的,也是别人。    把鸡汤里的毒吐出来    易焦虑、不安分、想冒险,这些是人类的本能而已。    早在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丹尼尔·卡尼曼就做过一个让路人抛硬币的实验,规则是:他先给路人500元,然后给出两种选择,要么立刻退回250元,自己拿走250元,要么抛硬币,如正面朝上则退还500元,如反面朝上,则拿走500元。    

     结果是,绝大多数人选择了抛硬币——人们害怕失去那250元,而要弥补这种恐惧,竟甘愿冒再丢掉250元的风险。    由此,卡尼曼得出结论:人们对损失存在着天生的恐惧,为了避免损失或者挽回损失,人们甘冒风险。    所以,那些在这个疯狂急躁的时代里,依然真正有定力维持自己生活节奏的人,那些所谓“三四线小城市贪恋安逸”的同龄人们,他们的精神与选择同样值得钦佩。    好的舆论环境应当是,既可以为社会精英们真诚鼓掌,也对于平凡的人们给出一份平凡的尊重。    如果已经做好全面的考量,决意自己当老板,那么就要有承受一切风险的担当;但如果只是因为看了那篇文章,为了赶超同龄人而趋之若鹜、一时冲动,想通过创业一夜暴富,恐怕也很难不失败。    人云亦云地焦虑着,不明不白地心慌着,你没有错过什么东西,你只是迷失了你自己。    不必让一篇10万+,来决定自己的一辈子,没人有资格定义什么叫成功,也没人知道什么是最好的那条路,毕竟谁都是第一次活着。    

     人生的这趟旅程,比起纠缠于分辨非黑即白的对错,要丰富广袤得多。    人们应该经历不同的故事,也应该品尝不同的幸福。    最后,你可以认为本文也是一篇鸡汤,也是蹭流量。但重要的还是注意蹭的姿势,站着还是跪着,偏着还是正着,这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