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旧版数据 > 生活娱乐 > 生活学堂 > > 正文

为什么说“戴绿帽子”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上传时间:2014-09-02 00:18  来源:为什么  手机版
女人出轨男人劈腿的事情。一是绿帽子的说法是怎么来的,二是这个事情为什么作为没有决定权的一方是很丢人的? 
绿帽子(古称”绿头巾“)这个问题非常有名(人们到底都在关心些什么呀……),历来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说龟是绿色的,“绿帽子”和龟相似。《汉语大词典》对“龟”字的解释:“詈词。讥称其妻有外遇的人。 明 陶宗仪 《辍耕录·废家子孙诗》,‘宅眷皆爲撑目兔,舍人總作縮頭龜。……夫兔撑目望月而孕,則婦女之不夫而妊也。’”为什么用“龟”作为妻子有外遇的男人的象征呢?这来源于古人的一种观念。古人认为,龟只有雌性,没有雄性。《列子·天瑞第一》:“纯雌其名大腰,纯雄其名稚蜂。”“大腰”指的就是龟、鳖一类的动物。《说文解字》释“龟”:“天地之性,广肩无雄,龟鳖之类,以它为雄。”“它”指的是蛇。古人认为,龟都是雌的,本身不能生宝宝,只有有蛇的帮助才可以……借此代表在没有丈夫的情况下女子怀孕。
为什么说“戴绿帽子”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又有明人郎瑛《七修类稿·卷二十八 辩证类》有《绿头巾》一则:“吴人称人妻有淫者为绿头巾,今乐人朝制以碧绿之巾裹头,意人言拟之此也。原唐史李封为延陵令,吏人有罪,不加杖罚,但令裹碧绿巾以辱之,随所犯之重轻以定日数,吴人遂以着此服为耻意。今吴人骂人妻有淫行者曰绿头巾,及乐人朝制以碧绿之内裹头,皆此意从来。但又思当时李封何必欲用绿巾?及见春秋时有货妻女求食者,谓之娼夫,以绿巾裹头,以别贵贱。然后知从来已远,李封亦因是以辱之,今则深于乐人耳。”《七修类稿》上记载的故事本来不尽可信,但是元、明两代都有要求娼妓一类的家庭戴绿头巾的明文规定可查。这是因为在古代,绿是杂色(间色)。《诗·邶风·绿衣》:“绿兮衣兮,绿衣黄里。”“里”是内衣的意思。黄是正色,绿是杂色,按照先秦的规矩,正色才能做外衣,杂色只能做穿在里面的内衣。这句《诗》就是批评规矩被颠倒了。事实上,古代不同人穿戴的衣服,在大多数朝代里是有很明确的规定的,穿戴间色,在元明清各代以及之前的很多朝代,那是社会地位相当低的人的规范穿着。有人猜想古人或许认为,妻子偷情,贱等娼妓,所以以绿帽子暗指这人是娼妓的家人。
 
 这两种说法,看起来都有一定的道理。由于对绿帽子、绿头巾的早期出处掌握不足,我现在还无法确定哪一种是对的。但从个人经验上看,我觉得第二种正确的概率更大。我猜想绿帽子可能本来就是指标准的娼妓之家的。古代有一种暗门子,丈夫靠纵容甚至指使妻子偷情去赚钱。我觉得这大概是绿帽子从指普通娼妓的家人到指被动出现家庭外遇情况的男人的桥梁。这是我的猜想,我现在还给不出来压倒性的证据。
 至于丢人,你要知道,古代专偶婚制下,人们基本上都会相当愚昧地认为,女性就是男性的财产。就是女性也基本都这么认为。不能完成对自己的财产的有效控制,不能保证自己的基因传播后世,这就是丢人。其实我发现现在有的人也这样觉得,只是嘴上可能好听一点儿而已吧。

绿帽子还有一个典故。
古时候,有一对夫妻。妻子是一位主妇,生得娇艳可人、风韵犹存,平时在家里做点针线活,因生得貌美,早就已招徕一些狂蜂浪蝶追求;丈夫是一个生意人,要经常到外地去做生意。两口子的日子过得也富裕,在丈夫外出的日子里,妻子就不免枕冷襟寒、寂寞难耐。终于有一天,妻子忍不住跟街市一个卖布的好上了,在丈夫外出做生意的时候,他们就巫山云雨地在一起厮混。有一次,丈夫回家后三个月都没有外出,直急得那个卖布的天天在他们家附近打转。一天,丈夫骑着马到城外打猎去了,经过街市,那卖布的见了非常高兴,以为他又要外出做生意,当晚就迫不及待地窜进了妻子的卧室,准备和相好幽会。当晚丈夫回来了,几乎将他逮了个正着,妻子也吓了个半死,那卖布的只好哆嗦在人家的床底一整晚。这件事后,妻子就向那卖布的要了一块绿色的布料,做了一顶帽子给丈夫,还和那卖布的约定,当你看见我丈夫戴上绿帽子外出的时候,你就可以来了。过了几天,丈夫又要外出做生意了,妻子赶紧拿出那顶绿帽子对丈夫说:“外面的风沙大,戴上就不会弄脏头发。而且这颜色让你看起来很俊,以后你每次外出我都为你做一顶,就像我跟在你身边一样,你就不用牵挂我了。”丈夫听了很开心,以为自己真的很俊,于是高高兴兴戴上那顶绿帽子,骑着马得意洋洋穿过街市,到外地做生意去了。当晚,他妻子就和那卖布的睡在他的床上。以后,那个卖布的凡见了那丈夫戴着绿帽子外出时,心里都不禁心花怒放:“哈!你的绿帽子真是很俊,不过今晚该到我俊了。”于是,绿帽子的说法就这样传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