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历史 > > 正文

李天慧为什么叛逃?孙天勤李天慧叛逃韩国后现状

上传时间:2016-08-31 21:28  来源:www.wsm.cn  手机版

李天慧为什么叛逃?

李天慧简介:

李天慧毕业于哈佛大学,获心理学学士,后在德国汉诺威音乐及戏剧学院深造。李天慧获得多项国际大赛冠军,曾与温哥华交响乐团、美国中部交响乐团、哈佛大学巴哈乐团等交响乐团合作演出,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香港、美国及西班牙的音乐节演奏。

李天慧为什么叛逃?孙天勤李天慧叛逃韩国后现状

 

李天慧曾从大陆叛逃,1984年8月21日,李天慧与当年驾机叛逃到台湾的空军试飞团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孙天勤结婚,后移民加拿大。

孙天勤简介:

孙天勤陕西凤翔人,1937年出生,1950年小学毕业,1953年凤翔县中学毕业,1956年毕业于陕西省西安师范;同年8月作为空军第一批从地方学校选拔的飞行学员入伍(高佑宗也在这一批里)。经过第2航空预备学校、第6航空学校、高级航校(11航校)学习,后被先后在航空兵第6师、航空兵第46师服役,文革期间因父亲出身受牵连,遭停飞处理,送五七干校劳动,后至空军22厂工作,1975年恢复飞行,后被选入空军试飞团。总飞行时数1200小时(自称)。当时家中有母亲刘氏、爱人、18岁的儿子和13岁的女儿。

1983年8月7日,空军试飞团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孙天勤借试验飞行之机,驾驶试飞团045号歼-7Ⅱ(改装英国马可尼公司雷达,为歼-7M的研制做试飞)战斗机从辽宁大连机场起飞,飞抵韩国汉城K16基地。

此次叛逃创造驾机叛逃者中职务最高、机型最新的双记录。

孙天勤1984年8月21日在台湾与同是从大陆叛逃的音乐家李天慧结婚,退役后移民加拿大。

孙天勤驾新型战机叛逃韩国事件始末

1983年8月7日,空军试飞团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孙天勤借试验飞行之机,驾驶试飞团045号歼-7Ⅱ(改装英国马可尼公司雷达,为歼-7M的研制做试飞)战斗机从辽宁大连机场起飞,飞抵韩国汉城K16基地。此次叛逃创造驾机叛逃者中职务最高、机型最新的双记录。

孙天勤,陕西凤翔人,1937年出生,1950年小学毕业,1953年凤翔县中学毕业,1956年毕业于陕西省西安师范;同年8月作为空军第一批从地方学校选拔的飞行学员入伍(高佑宗也在这一批里)。经过第2航空预备学校、第6航空学校、高级航校(11航校)学习,后被先后在航空兵第6师、航空兵第46师服役,文革期间因父亲出身受牵连,遭停飞处理,送五七干校劳动,后至空军22厂工作,1975年恢复飞行,后被选入空军试飞团。总飞行时数1200小时(自称)。当时家中有母亲刘氏、爱人、18岁的儿子和13岁的女儿。

据孙天勤陈述,他之所以抛弃家庭叛逃台湾的原因是,1968年当过国家干部的父亲孙培荣因曾任公私合营中的资方代理人被扣上“反动资本家”的罪名遭迫害,跳井自杀,虽然文革后获得平反,但平反不彻底,对其父亲的国民党问题还留有尾巴;逼死其父亲的打砸抢分子也没有给予应有的惩处,甚至还在被提拔重用。积怨深重的孙天勤对此极为愤慨,加之家庭不够和睦,决定乘在辽东半岛进行试飞之机叛逃“自由世界”。

1983年5月初,孙天勤作为试飞小组成员,被派到大连周水子机场执行歼-7M试飞任务,孙期间一直在秘密地做具体的准备,精确地计算东飞航路,将大连到执行试飞任务的空中转弯点,以及转弯点到韩国的距离、方位详细背记。策划过程的各个细节,在心中反覆的演练。8月5日的试飞任务期间曾计划叛逃,但因油料不足无法实施,只得不动声色的按原定任务降落,等待下一次机会。

8月7日下午13点50分,孙天勤再次驾机执行任务,孙同僚机一起起飞,塔台通知可以直接进入转弯点时,孙观察油量表,认定油料足够飞到韩国,于是立即开始实施叛逃飞行。首先迅速关闭应答机,按住无线电通话系统发话按钮,让僚机无法与塔台通话(两机共用一信道与地面联络),然后掉转机头,紧急下滑转弯,飞机高度从原来的8000米急剧降到1500米,同时故意急迫喊到:“座舱冒烟!座舱冒烟!”,以使航管人员以为飞机发生故障。当飞机继续下降到500米高度,又喊:“不行了!我要跳伞了!”,然后不再回答,随即贴海以高亚音速飞往韩国。飞过15分钟后,为节省油料,重新爬升到6000米高度。

韩国方面于下午14时13分发现高速驶来的45号歼-7Ⅱ,随即发放空袭警报,下午14点33分(汉城时间为15点33分),孙天勤驾驶045号歼-7Ⅱ降落在汉城K16空军基地,随即解除警报。

由于孙天勤在空军试飞团担任副大队长、对中国大陆航空工业发展情况极为了解,为防止1967年吴文献事件重演,台湾空军部分作战部队,在孙天勤抵台前,即奉命一律停止休假,飞行员进入机场待命;同时,气象单位严密监视辽东半岛及大陆东部沿海气象,情报单位也密切搜集大陆沿海军机活动状况,假设多种可能发生的状况,并拟定各种防范战术。

8月24日上午11时25分,接运孙天勤的华航公司专机自汉城一起飞,台北桃园空军基地即奉命派出八架F-5E型战斗机升空待命,另8架F-5E型战斗机也在跑道进入战备,当专机飞过琉球时,战斗机群己分梯次以不同高度及角度接近专机,伴护航行,并严密监视附近空域。专机通过台湾北部上空时,台中清泉冈空军基地的四架F-104G型战斗机立刻接替护航任务,专机在12时42分降落在台中清泉冈空军基地,“参谋总长”郝柏村上将与“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许历农上将,到基地迎接。下午乘车抵达台北,在“行政院新闻局长”宋楚瑜和“国防部军事发言人”王淼少将的陪同下,孙天勤出席记者会。

9月1日上午,在“国军文艺活动中心”举行,由“参谋总长”郝柏村上将主持。举行“反共义士孙天勤宣布脱离中国共产党及颁授上校官阶、奖章与奖金典礼”,孙天勤则于8月24日抵达台湾,获黄金7000两,以当时的国际金价,折算新台币1.2亿(折算现在的人民币金价大约是3750万人民币)。并加入台湾空军,授予上校军衔。

孙天勤1984年8月21日在台湾与同是从大陆叛逃的音乐家李天慧结婚,退役后移民加拿大。

1、8月18日上午,韩国军方便在汉城K16基地,以近一年叛逃到韩国的三架米格战斗机作试验编队飞行及表演,韩国陆海空三军的高级将领大多到场观看。其中包含8月7日由孙天勤所驾驶的歼-7Ⅱ、1982年10月16日吴荣根驾驶的歼侦-6,以及2月份朝鲜飞行员李雄平驾驶的米格-19。

韩国媒体透露,韩国之所以如此急迫地试飞歼-7Ⅱ,是因为1982年3至4月间中国刚刚向朝鲜提供了40架歼-7。因此,韩国军方急于了解该型飞机的性能。

2、孙天勤在8月24日台湾记者会上:

记者:“请介绍米格-21飞机的性能,中共有米格-23和米格-25吗?”

孙天勤:“中共的米格-21又叫“歼七”,它的优点是──爬高性能、爬高速度等都优于米格-19;弱点是,中低空飞行的基本性能却和米格-19差不多。”

3、在新闻发布会上:

记者:“。。。。。”

孙天勤(转头):“‘阿兵哥’是什么?”

宋楚瑜:“‘阿兵哥’就是军人。”

孙天勤:“喔。”

两岸的名词和说话方式不太一样,孙天勤碰到台式用语,只好就近请教“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宋楚瑜,宋楚瑜早年曾担任“政府”重要外宾的英语翻译官,类似孙天勤记者会的“中国话翻成中国话”,或许还是平生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