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历史 > > 正文

历史堪称政治投资、风险投资的第一人

上传时间:2018-04-08 17:32  来源:未知  手机版
       公元前258年,吕不韦在邯郸经商的时候,认识了在赵国做人质的嬴异人,认为奇货可居,便将所有赌注押在了嬴异人身上。通过吕不韦的穿针引线、巧妙安排和运筹游说,使嬴异人一步步摆脱困境和险境,最终被立为太子。嬴异人继位后,重重奖赏了吕不韦,并任吕不韦为丞相,封为文信侯,食河南洛阳十万户。    

       嬴异人一死,其子嬴政即位---便是后来的秦始皇。嬴政尊吕不韦为相邦,号称“仲父”,权倾天下。后因受嫪毐叛乱事牵连,被免除相邦职务,出居河南封地。过了一年多,拜访吕不韦的诸侯国宾客使者络绎不绝。秦王政怕他叛乱,复命他举家迁蜀,吕不韦遂饮鸩自尽。吕不韦堪称政治投资、风险投资第一人。其“投资”故事在《史记·吕不韦列传》中有详细记载。此君“以人易货”之计,不可谓不奇,不可谓不巧,奈何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句话正好为吕不韦量身定制。正如徐钧诗所说:“谋立储君谁孕姬,巨商贩鬻巧观时。十年富贵随轻覆,奇货元来祸更奇。” 吕不韦有智而不正,非正智,虽然计奇谋巧,却缺乏见几功夫,不能功成身退,不知明哲保身,反而不断玩火,最终身死名裂,而且是被自己的私生子逼死的---如果《吕不韦列传》所记属实,灭秦国的就不是刘邦项羽而是吕不韦父子。可以说,秦国先于六国而灭。    
历史堪称政治投资、风险投资的第一人
         功名富贵,悖入悖出,理所当然。吕不韦的成功,是阴谋诡术不择手段所获取。《说苑》说:“道微而明,淡而有功。非道而得,非时而生,是谓妄成。得而失之,定而复倾。”(《说苑谈丛》)又说:“义胜患则吉,患胜义则灭。”     吕不韦的成功,就属于“妄成”,其灭亡则源于患胜义。患,不义也,恶也。此人千方百计整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暴君,这个罪恶太大了,虽有主编《吕氏春秋》之功,不足以赎也。一善难以赎大恶,一功难以消万罪。杨雄称吕不韦为穿窬之雄。“或问:吕不韦其智矣乎,以人易货。曰:谁谓不韦智者与?以国易宗。不韦之盗,穿窬之雄乎?穿窬也者,吾见担石矣,未见洛阳也。”(《扬子法言渊骞卷》)以国易宗,意谓用权位交换宗族。虽然获得了一时的权位,结果是丧身失命,危害宗族。吕不韦杰出,是一个钻洞跳墙小偷的杰出。小偷可以偷盗巨额有形财富,但不可能偷窃洛阳城。     司马迁说:“孔子之所谓闻者,其吕子乎?”没错,吕不韦就是孔子所说的闻人。在《论语·颜渊》中,孔子将达人和闻人作了区别。“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在邦必达,在家必达。”这是达人;“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这是闻人,这种人貌似仁义而行为有违仁义,却以仁人自居不疑。在朝廷在家族都有好名声。    

      值得一提的是,吕不韦集合门客编撰的《吕氏春秋》一书,不乏儒家思想和道德精神。方孝孺指出,“书皆诋訾时君为俗主,至数秦先王之过无所惮”,其中关于“君人之道”的阐说“切中始皇之病”。     然复须知,《吕氏春秋》并不代表吕不韦文化道德水准。吕不韦这个人,擅于投机、富有权术而劣于德行,一身商贾气,其言其行处处违反儒家原则。所以,要将《吕氏春秋》和吕不韦适当区别开来。《四库全书总目》说得中肯:“不韦固小人,而是书较诸子之言独为醇正。大抵以儒为主,而参以道家、墨家,故多引六籍之文典与孔子、曾子之言”云云。《吕氏春秋》可称为儒门杂家之书。全书博采兵、农、法、阴阳各家学说,归宗于道德,在强调德治、孝道、礼乐、民本、正名、重贤等方面,与儒家一脉相承。在此基础上融合诸家之长,形成了包括政治、经济、哲学、道德、军事各方面的“吕氏”体系,结构严整、体例画一。只是可惜,该书没有明确确立儒文化为主体,对道德的理解把握不够精确到位,故似是而非地方也不少。